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父亲教我写春联  

2010-11-18 10:16:2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十一岁那年腊月二十三,从高小放寒假回家过年,就有人拿着红纸来我家找我三老爹写对,我们老家都是把春联叫作对。有一天,我三老爹感冒了没有起床,看到乡里乡亲都急着要过年,就要挣扎起来,被我父亲劝住又躺下了。这时候,三老爹就和我父亲说让我写。三老爹问我:“敢不敢写对?”我还没有说什么,我父亲就说:“高小生还不能写个对?”其实我也跃跃欲试,写好写不好就没有把握了。

我们那个时代上小学就写毛笔字,上学的第一天,老师就为我们写好样字,让我们衬在用小白纸钉成大楷本里映着写,那个时候叫写仿,书法的术语叫描红,这是第一步。二年级的时候开始就写对映,老师隔一行写一行,学生们描一个写一个。三年级以后就要照贴临摹。所以我们那个时代的学生都能写毛笔字,我的字还不断贴堂。要说写对联,我的想法只不过是仿上的字变成了红纸上的字。现在看来真是“初生的牛犊不怕虎”,要写好一副春联也不是很容易的事。但我父亲却是很乐意让我写。从他接口让我写的那一刻起,他就为我磨墨、裁红纸,把裁好的对联迭好,父亲说:“写对联首先要学会迭对联,一般家户是一张红纸割四条迭七个字,俗话说,七平、八富、九个字就要开当铺。”他是说的对联的字数,一般家户是七个字,八个字是富裕人家,开当铺做生意的一般写九个字。父亲当时的心情是兴奋的,儿子能写对,在农村来说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,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是多么的欣慰。在他的脸上挂着一副笑咪咪的样子, 他仿佛是看到了儿子有了出息。

我那时个子也不高,站在桌前够不着写对。父亲为我拿来小板凳,让我站在上面写。写什么?自己又不会编,我二叔给我找来一张《山西日报》上的对联,让我在上面照着写。我写的第一副对联是:“向阳门第春来早,勤劳人家庆有馀。”石冻腊月,我写完这副对时,头上已经有汗冒出来了。在场的家人都说我写的不错,其实是鼓励我,我写的只能是把红纸写上了黑字。可是我竟必是个儿童,也不知道个天高地厚,有人夸奖,我也就信心十足地继续写下去。渐渐地邻家知道我会写对联,都拿着红纸让我写,一时间让我写对联的邻居络绎不绝。他们并不是认为我写的有多么好,而是在农村能写对联的人太少了,有人能在春节前为自己的门上写上一副红彤彤的对联,也是完成了过年的一项重要任务。临近大年三十写不上对的大有人在,附近石景山的村子一户人家,三十晚上还找不上人写对,自己就写了一副,也没有对联可参照,摸黑贴在门上,大年初一起来,有人发现内容不对,就报了案,公安局立即抓了此人,还以书写反革命标语罪判了刑,高高兴兴过年却因写错春联入了狱。

中国人过年讲究个红红火火,表现在到处贴红红的的对联和福字。老百姓写对的花样也很多,除了大门、小门外,还有箱、柜、缸要贴,鸡窝、狗窝、牛屋、牛车、马车等也要贴,连牛角、羊角上都要贴。农村特别注重大年初一的敬神。所以乡亲们拿来的不仅有裁好的春联,还有各样神龛上的小对联让我写,这下子可把我难住了。这时候我父亲对我说:“家里正中的位牌写:‘天地君亲师’。灶王爷的对联写:‘上天言好事,回宫降吉祥’;或者:‘东厨司命主,元皇灶君神’;横批:‘一家之主’。天地的神龛上写:‘天高悬日月,地厚载山川.’”五十年代的农村是很穷的,越穷越要敬财神,认为只要敬好了财神,人们才能发财,所以家家在春节要给财神更换个牌位写个对联。财神是敬在楼上的,楼上是堆放粮食的地方,老百姓认为,有了粮食就有了财富,父亲让我写“堆金积如梅,四海福禄神”。我当时说:“财神不是有很多的金银的吗,只能是积如煤,还能是积如梅?”父亲笑了笑说:“祖上传下来的都是这么写,咱们也照着写就是了。”后来我自己在写的时候,就写“积如煤”,反正财富是越多越好,像个煤堆似的。现在煤也挺贵的,也没有煤堆,还是“积如梅”好,既符合传统,也很有些诗情画意。仔细揣摩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是不能轻易去改动的。也有的让写祖宗的对联,我也不知道写什么。父亲就给我念:“慎终须尽三年礼,追远常怀一片心。”第一个字就把我难住了,父亲就用笔在一块纸上写了这个“慎”字。我写完后就问这是什么意思,父亲说:“老人下世后,儿孙要守三年孝,在这三年里过年不能贴红对,不能动土,不能做不合礼仪的事情,这是人的大礼。下联是说,儿孙要时时刻刻怀念祖宗的大恩大德,始终不能忘记了自己的根本,因为人生都是父母养的,这是做人的根本。”对联这种文化,不但是春节的装饰,而且是让人们过一次春节,就能受到一次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育。从此,我心里就牢牢记住了这个道理。

从第一次写对联起,每年都是放假回来就是写对联,父亲也一直为我招呼帮忙,只是不磨墨了,因为供销社已经有了墨汁。一直到我参加工作到了县城,父亲的为我写对而穿忙的事情才划上了一个句号。但我写对联的爱好却一直坚持下来。单位的同事也拿来红纸让我写,还有的让我写中堂。同事们问我,谁教会你写过年的这些东西,我自豪地说:“是我父亲!”大家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我。

如今的腊月,大街小巷铺天盖地的对联使人目不暇接,但对联的内容实在让人大掉口味,有的根本就不是对联,而是口号。春联抽去了内容,就是一张有字的红纸而已,门上贴这样的春联只是应付过年罢了,根本没有什么文化而言。我倒也清闲,可我仍然为自己的门上写对联。过年自己不写春联,就只剩下吃了,这与平时就没什么两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