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水的故事(散文)  

2010-04-14 11:20:2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从我记事起,我们家就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地方。父亲和院子的叔叔们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挑水,每天要到要到村外的井上去挑水,因为村里的蓄水池都已经干得见底了。有个水井离村里也很远,一开始井还能打满桶,后来就要带上我们小孩子去舀水,他们在井上把我们小孩子放到十几米深的井下,让我们在下面一勺一勺地望桶里舀,舀满一桶,喊他们在上面拔上去,再放下空桶,等第二桶舀满拔上去后,再把我们小孩子拔上去。当时,我们也是挺高兴的,因为到学校后就可以和小伙伴自吹自擂一番,自以为下井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当时挑一担水得用一个半小时,一个早上只能担一担水,这还是比较好的。渐渐井里的水,半天也舀不上一桶了。大人们就到老远的河里去掏沙窝,由集体牵头记工分,沙窝掏成后,大人们担水的距离更远了,一上午只能担两担水。慢慢的沙窝里的水也逐渐少了,担水的桶摆成了长龙。

父亲为了能缩短担水时间,常常是满天星星就挑起水桶去沙窝担水,因为沙窝晚上没人去挑,黎明的时候水就基本满了,也不用马勺舀,使桶就能舀上水。如果你去的早,赶天亮能担两担水,有时半夜起来就去抢头排队。水在我们那里成了乡亲们的头等大事。有一天父亲干脆喝罢晚饭,躺在炕上迷糊了一阵,担上桶就出发了。在我迷迷糊糊地睡梦中听见了往缸的倒水声,父亲说:“今天晚上在沙窝里遇见了狼。”母亲问他:“怕不怕?”父亲说:“不怕,狼也是很渴了,只在你的桶里喝水,不会糟害人的。你不要惊动牠,让牠好好地喝足水,牠就会自动离开。不过你也要有心里准备,终究是狼。大黑天伸手不见五指,狼那两只兰光闪闪的眼睛,真令人头发倒竖,不害怕是假的。只能壮着胆把水担钩摇几下,牠倒也会跑的。”父亲说这话的时候,我已经吓的钻进了半床窝。

遇到夏天雨水少的年景,冬天就开始闹水荒,村边井里、河湾的沙窝里早早地就没有了水。乡亲们收罢秋就开始张罗水的事情,生产队也准备拉水的牲口和水圪洞,有木制的,就像电视里面清朝人往皇宫拉水用的那样,当然没有皇宫的精致,有的用盛罢油的铁桶。总的来说,一切是工作都是围绕水来安排的。冬天生产队的拉水车从石景山水库每天拉水,也有去上郊水库拉的,每户一天一担水。后来,县里的水利局也派汽车往村里送水。村里的人可高兴了,再不用去老远的水库挑水了,县里送的水还是十里河怪窟窿的泉水,喝着甜丝丝的,熬出的小米米汤金黄灿灿的。可是遇上天下了大雪,当时的路又不好,生产队的拉水车不能去,县上的送水车又来不了,我们只好收集雪化水吃。飘飘扬扬的雪花纷纷飘落在大地上,全家人一齐动员,拿畚萁收,拿门帘接,手忙脚乱地往水缸里倒,家家户户那个场面真是太壮观了。也有数九天储冰块的,年轻人用小平车到河滩的背阴处寻冰块,拉回来放在阴冷处,真正没有水的时候,或者到过大年那几天,慢慢地融化开用。办法真是五花八门,能想到的都想到了。

那时候因为水还出过人命。附近的一个小村早就缺水了。他们只好到十里外的龙王山去挑水,一上午只能挑一担水。这个家里的青年人经常不在家,挑水的重担就落在他父亲的肩上,父亲五十多岁,每天只能勉强挑两半桶水,维持老两口用。一天他挑着两半桶水快回到家的时候,绊了一跤,把两桶水撒了,回到家里,老伴也不在家,又累又气,一横心就上吊了。办罢老人的后事,这家人一赌气就全家搬出了这个小山村。

因为天旱,农村的乡亲们也向龙王爷祈雨。春天旱得勉强下了种,小苗渴得却迟迟不肯露面。老人们说,到农历五月初一如果还没有雨,就必须在端阳节前去祈雨。我们那里祈雨的地点是黑龙王潭,就是现在大明鼎鼎的凤凰欢乐谷的黑龙潭。解放前是由社头牵头,现在是由村干部牵头,带领几个龙王爷的铁杆信徒,拿上香、黄表、供品。到二十里开外的黑龙潭去祈雨。祈雨的人满天星星就得起身,到那里先去龙王庙烧香磕头,向龙王爷祈求、许愿。然后再到黑龙王潭打潭(就是汲水)。黑龙潭的水,天不亮时看是黑的,阴森森怪吓人的。打潭的人把一个小瓶用绳子系好,放下潭里打水,打一下听见响声,拽起小瓶转身就走,不能回头看,也不能看小瓶打了多少水,一直往回返。回到村边,早有人在等候。他们一见到祈雨的人回来,就在摆好的香案上梵香,磕头。然后接过祈雨人的小瓶子,放在一个用红布垫的木盘上,双手捧着,小心翼翼地往村里走。一切程序都是无声进行,每个人的神色都是那么的虔诚、那么严肃。生怕一点疏忽,惹翻了龙王爷,就前功尽弃。一个村的千把人的生命和两千亩庄稼的收成,就在此一举。他们把祈雨的小瓶子迎回后,放在蛤妈殿内。这一阶段的任务就算告一段落。接着就要唱戏,这也是潞城一个重要的庙会,在全县也是很有名气的。如果在端阳节下雨了,就是祈雨成功了。所以潞城的端阳节下雨天很多。

也有人把缺水的故事当作苦涩的笑话讲。我县一个姓任的开车师傅最爱在车上给旅客讲笑话,一次我押运邮件乘坐他的车,小县城街面上的人彼此都认识,他就给我讲:“北马哪个地方缺水到了非常时期,你去了他那,他们不会让你喝水。煮了面的面汤还要派上用场,用来熬米汤。他们那里的人一般不洗脸,出门时夫妻二人互相往对方脸上唾着唾沫洗脸,然后擦擦,才能出门。”当时我听了后怎么也笑不出来。接着他又说了一段水的顺口溜:“活人每天都要水,口中干渴要喝水,庄稼生长要靠水,老天就是不下水,越抗越旱越没水,媳妇愁的流泪水,小孩愁的流口水,盼的政府快送水。”我说:“你这顺口溜编的不错。”他说:“这是你们哪里白山掌那个讲怪话的保疙瘩编的,咱还没有那球势呢?”我们那里倒是有这样一个人,平时很有一串一串的顺口溜。因为没有水,我也常常找顺车往家里拉水,有时也把家里的衣物拿到单位洗。过年的时候,买上些新鲜疏蔬菜也要到单位的水管上洗净,才要带回家去,为的是家里没有水。

如今,我们那里有了自来水,老百姓再不用为水的事发愁了。可是节约水的意识就提到议事日程来了。真不能像中央电视台的公益广告词说的那样:当你看到地球上最后一滴水时,就是人们的眼泪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