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借粮  

2010-04-19 17:05:3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天是一年的开始,现在的春天更是生机勃勃,人们也不知道什么是春天的忧愁。我父亲那个时候,却是为一家人的吃喝发愁了。我十六岁那年,受父亲之命到山里去借过粮。过罢大年,我听父母在商量,家里的粮食已经见到缸底了,应该去想办法去打点饥荒借点粮食。中午吃饭时,父亲对我说:“孩子,你今天下午去一趟山里吧,找我的一个朋友,拿点粮食。”我说:“山里哪个村,离咱这里有多远?”父亲说:“就是横水公社那个腰带村,离咱们这里有30多里。”并说:“出了咱村往东走,插上双炉火,经过西岭,再往东一直走,就是双庙,不要进村,一道河走没有岔路就到腰带。到村一打听你那个叔叔家,到家后要嘴亲一点,要称呼人家叔叔,不要直说话,显见咱家是有规矩的。”父亲最后的话是特别强调我的,因为我平时不大称呼我父亲的朋友为叔叔。我这种毛病可能是因为我从十岁时就外出念书,养成了不和亲戚打交道的习惯,也可能是我生来就是这种秉性。可这次我是去借粮,所以父亲特别瞩附。我说:“去了我怎样和他说?”“腊月你叔叔来咱家时,我已经和他讲好了,他也认识你,你一去他就知道你是去拿粮食的,不用和他说什么。”午饭过后,我就按照父亲指点的路线往腰带去了。

太阳离山头还有一竿高的时候,在双庙村的半路上,我碰见了一个在修路的同学,他一条健康的腿,另一条腿膝盖以下没了,是用一个y字形的树杈做成安在膝盖上,走起路来这半条木头腿戳在地面上咚咚作响。在学校时他也上体育课,也跑步,显得他很倔强。他来修路显然是为了糊口,当然队上也给他记工分,只不过比其他劳力要少些。他还说:“咱这一条半腿,放牛、放羊这些腿上的活干不了,手把的活还是能干,要不,谁给咱发口粮?去城里找个工作吧,一看咱这副架势没人稀罕,你说是不是?”他又反问:“你来咱这山沟有啥事?”我说:“家里没有吃的了,父亲让我到腰带一个亲戚家借点粮食。”他说:“看起来山里也有它的好处,粗米糠菜也不至于饿死。天不早啦,赶快走吧,不要搭黑,你路又不熟,返回来到家里歇歇,再噴会。”这位同学也姓李。

太阳落山的时候,我到了这位叔叔的家里。他向坐在炕上做针线活女人介绍了我是从潞城来的孩子。她忙起身下炕,拍了拍身上的灰,给我端来一晚水让我喝。说:“这是你常说的潞城老哥的儿子吧?”我想:这一定是这位叔叔的妻子。我赶忙接住话头:“婶婶,不用忙活,我也不累,你不要招呼我。”我喝了碗水,坐了一会儿,天还未黑,我向他们打听一个同学。这位叔叔说:“我们这里也学大寨,一天两送饭,起早搭黑干。他们都去大寨田干活去了,天黑才能回来,你走了几十里路,挺使人的,歇歇吧!”我那时还年轻走几十里路是不会感觉累的,但是人家好意让自己歇歇,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晚饭他们特地为我做了顿小米焖饭,炒了点地蔓菜,虽然少油没酱也没有现在的这个精那个料,但在那个时候那样的山沟里这就是用来待客的最好饭菜了,我吃的也很香。晚饭过后,他们安排我在一个小炕上睡下。我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他们老两口子开始商谈如何打发我明天上路。男的说:“年前我去潞城在老哥家住了一天,老哥和我说过,开春要是粮食接不住茬了,让孩子去那里打个饥荒。我当时就答应下人家。如今,老哥打发孩子老远来借粮,看起来他们真是接不住茬了,不是来老哥不轻易开口,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孩子空手回去。”女的说:“你和潞城老哥是至厚不薄的朋友,人家看得起你这个山里朋友老弟,咱也不能对不起大村的老哥……”我听着也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,我吃了碗圪糁稠饭配圪条咸菜。吃罢饭,这位叔叔说:“拿上这点玉茭,还有些红圪丝,用这个撅把挑上,到路上多歇歇,不要累着。”我说:“不要紧,我也这么大了,去年秋天我在队上还挑一百多斤呢。”他又说:“回去告诉你大大,有事让他来家里串串再困难山里也比你们强。”这样,我用他们为我准备的撅把挑上大约有30来斤玉茭和干箩卜丝,就往家返。一路上我心里挺高兴,也没有再去半路上那个同学家里,因为我拿的是粮食,也怕人家问起这粮食的具体来源,那个时候的人不敢暴露自己有粮食。

中午的时候,我返回到家里。父母亲看到我挑着粮食回来,脸上都露出了平日不常见到的笑容,他们心里也踏实了许多。我坐下后父亲又问了我在山里他们家的情况,我把见到的都向父亲说了说。父亲似乎说了很平常又很带有哲理的话:“山里的人确实比咱好活,古话说,穷住山,富住川。人家山里的地亩是一亩不算亩,二亩顶一亩,山坡地产量又低,所以山里的人在这个时候更显得比咱能过。”

今天,人们再不为粮食的事发愁了。但浪费粮食的人却是太多了,人们从小就读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这首脍炙人口的唐诗,可谁又认真地把它的含义去深刻地领会,哪位家长会在一日三餐之前教孩子背诵一遍,并认真地让全家人落实在整个就餐过程中呢?难怪邻居的一位老人家看着路上扔的白生生的蒸馍,愤愤地说:“非让现在的人再过一回饿死人的灾荒年不可!”当然这是气话。我有一次在吃饭时说:“我们那时早上吃的糠糊糊,中午吃的不糊糠,晚上稀饭照月亮。现在你们上顿肉,下顿蛋,还嫌吃的不好,太不知足了。”儿孙们就会马上反驳:“什么时代啦,还说你们那个年代,真是不与时俱进。”

我想,什么年代也应该节约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