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棋子山一日邮局始末  

2010-04-30 10:20:5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1993年初,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晓国先生在山西《学术论丛》第二期发表了《论陵川棋子山与围棋起源》一文,他从“棋子”“棋石”入手,潜心考证,确认“围棋起源于殷末周初,太行之极及淇水之源的山西陵川一带”。这一论证不亚于在围棋界放了一颗重型原子弹,震惊了国内外围棋界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当时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香港《大公报》、日本《静冈新闻》、美国、台湾上百家新闻单位争相刊载。也许是天意或是巧合,当年4月30日原邮电部发行《围棋》J邮票一套两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银装素裹棋子山

   元宵节刚过,山西省邮票公司张明亮一行在晋城市邮局集邮公司党付兴的陪同下,踏着春天的润雪来我陵川邮电局洽谈发行《围棋》特种邮票有关事宜。来到陵川就要先上棋子山,看过棋子山才能确定邮品的图案样式品种等。

          早春的棋子山,白雪皑皑,松涛阵阵,分外妖娆,冶头乡政府派了个向导,带着我们一行四人踏着积雪,在棋子山寻仙觅胜。先后看了谋棋洞、仙泽洞、“万壑松风”等景点,拍了些照片,捡了些天然棋子石便下了山,乘车返回局里。当天晚上,省邮票公司、晋城邮电局和县邮电局一致敲定:配合邮电部发行《围棋》特种邮票,三家共同发行首日封一套两枚,极限片一套两片,宣纸防伪封一枚,手绘卡一张。首日封请《围棋》邮票设计者钱忠平设计,极限片由著名美术家王虎鸣设计,手绘卡请著名画家刘敦绘制。报请邮电部批准设立“棋子山一日邮局”。邮品全部举行实寄活动。省公司负责在《集邮报》作广告,我局负责行文请示及消息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雨欲来风满楼

          第二天我就找县委通讯组联系发消息,当时他们很少有人知道临时邮局和实寄活动的内涵,我给他们大概讲了一下,又强调了:棋子山一日邮局是我国邮寄史上稀有的三家,在我省更是破天荒的事,搞好这次活动意义深远,影响极大。县委通讯组组长刘学文听后,亲自执笔写了这条消息。消息经我核发后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邮局和日戳的寿命仅一天而已”。稿件发出去以后,全国反响极大,37家披露了这条新闻,日本、韩国、香港、菲律宾的一些报纸也转载了这则新闻。棋子山一下沸腾了,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,陵川县城也掀起了一股棋子山热,集邮人士弹冠相庆,其他人也邯郸学步卷入这场棋子山运动。每天我接到的电话和受到的信件数以百计,各地汇款雪片似的飞向棋子山临时邮局,连遥远东瀛的日本围棋界朋友也来函订购20000枚首日封。真是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海邮客会山城

    进入四月份,棋子山临时邮局的前期业务准备工作进入一个紧张时期,在这一段内,有数万计首日封、极限片、防伪封要按照汇款的地点一字不差的书写好,并贴好号签。棋子山上的实地实寄地点要选好设计好,既要表现出棋子山围棋源头的风貌,又要使广大邮客心情愉快地实寄一次。封片书写的事交给了陵川一中的教师和通讯组的人去办。棋子山一日邮局却因27日至30日的连绵春雨,被迫改在县邮电局储蓄门市部和营业厅。4月29日晚上全国各地的邮客云集山城,县城各旅馆、宾馆、招待所人满为患。杨晓国先生下榻陵川宾馆,这位学者要在30日这天目睹一日邮局,为他的“围棋源头陵川棋子山”的论断增添更加绚丽的光环。太原市邮票公司也带着《关公对弈图》的首日封前来助兴。晋城市邮电局主管邮政业务的刘守一副局长也提前一天来到陵川,随同他来的市局封转科的十名业务高手也来帮助封发处理,以确保四万余件邮品迅速准确的寄达世界各地的集邮者手中。30日上午的首发式也由于大雨滂沱,只好改在宾馆二楼会议室进行,会议大厅座无虚席,20多家报社、电台、电视台的记者拿着麦克风、举着照相机、抗着摄像机进行现场采访。县委、县政府等五大班子领导全部出席了这次盛会,市局的领导也在主席台前就座。首发式还未结束,邮电局两个营业大厅内外早已是人山人海。有位来自上海的集邮者主动介绍了实寄活动的知识,使许多人顿开茅塞。杨晓国先生的签名更使这次邮品实寄活动增添了光彩,要求他签字的人里三层外三层,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,使他有点应接不暇。发售邮品大厅的五个营业窗口更是吸引着更多的邮客,他们争先恐后的挤,生怕买不到首日封成为终身遗憾。大厅内的铝合金柜台被挤破了,县公安局的民警赶来才解了围,排队购买,每人只限一套,五行排队的人长达百余米。三千枚首日封和极限片、防伪封全部售完,许多人怏怏而归。没有封可提供,实寄就是一句空话,将会使许多实寄者失望。这样我吩咐立刻拿出普通快件信封出售,参加实寄的集邮者认的是从棋子山寄出的信和邮件上的棋子山邮戳,其他并不重要。这样,快件信封两千多一会儿也售光。晋城矿务局集邮协会包车前来参加实寄活动,但已无封可供,下面营业厅频频告急,这时的我已困在了“棋子山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私封救驾棋子山

  通讯组组长刘学文来了说:“我有原地纪念封”。我说:“你拿个样品看看”。他那出了几个,我一看,这封还不错,印有杨晓国先生的题字“围棋源头陵川棋子山”。图案是围棋残局盘上的山西省地图并标有陵川棋子山。落款是山西陵川棋子山,背后文字颇见功夫,并注明“策划:刘学文”没有发行单位。这种封在集邮史也是第一次,如果贴上围棋邮票,盖上棋子山一日邮戳,确实能解燃眉之急。我当下答复他,这是私封,有没有集邮价值,我也定不了;但我们不收购,你可以组织人贴票出售,价格你自己定,我们给你提供一个非营业窗口。这样,乡邮组临街的窗口也排起了长龙,纷纷购买这种“原地纪念封”这种封也确实解了棋子山临时邮局的围,满足了许多集邮爱好者的要求。

  五月一日,市局邮政大卡车满载着棋子山一日邮局发出的4万余件邮品驰向全国各地。棋子山一日邮局就这样轰轰烈烈地走过了它短暂的24小时的路,留给我们的是怀念、遗憾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日邮局的余波

  事后《山西日报》、北京《邮政指南报》、鞍山《千山晚报》、《体育文化月刊》、《山西科技报》、《太行日报》、山西电视台、晋城电视台都对棋子山一日邮局活动作了详细报道。

    各家报道的标题也很耐人寻味,《山西日报》的标题是:“集邮!集邮!集邮!陵川原地实寄《围棋》邮品脱销”。《山西科技报》的标题是:“原地实寄真难逢,无名小城显风光。”《千山晚报》的标题是:“邮品发行史的奇迹,集邮爱好者的憾事,陵川县原地实寄,《围棋》邮品脱销”。《人民日报》就陵川、衢州两家同时举办首发式,赞叹说“晋浙两家争源头,陵川先声夺人。”指的就是一日邮局。

  时隔两年,省《体育文化月刊》社又发行“世界围棋源地—陵川棋子山”贺年金卡一张,由于事先没有造声势,广大集邮爱好者也知道的不多,发行量仅三百枚而已。

  1998年7月13日,身为中国围棋“棋圣”的聂卫平九段来棋子山寻根,在棋子山摆开阵势与广大围棋爱好者车轮对弈。他在棋子山有感而发赋诗一首:“箕子观天象,围棋大蕴藏,淇水源自棋子山,棋道本来发天然。”当场的领导、记者、棋迷、邮迷、追星族都拿着昔日一日邮局发行的首日封、纪念封让棋圣签名。事隔月余中国围棋院院长陈祖德又一次来到棋子山,眼望着漫山遍野的棋石,满面春风地为邮迷在昔日首日封上签字。昔日棋子山一日邮局的邮品身价倍增。

  2005年重阳节,杨晓国先生又一次来到陵川,特约我重上棋子山。按照他的想法,待棋子山初具规模后,此山应设立棋子山邮政支局,并勒石刻碑将棋子山一日邮局记于石上永垂青史。当时我有感而发,赋诗一首赠与杨晓国先生,题目是:九月九赠杨晓国先生与棋子山,诗曰:“重阳重逢缘棋封,故地一十二年情。箕子对弈箕子洞,李忏烂柯走青峰,棋圣寻根棋子山,杨公奇文说棋宗。一日邮局垂青史,象天大枰沐松风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