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父亲的力量(散文)  

2010-05-01 17:47:0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1. 孙子今年十四岁,初中二年级,长得胖墩墩的,个子比同龄的孩子高点,像个半大小伙子。星期天在家玩,我让他把污水倒了。他不自信地说:“我……,”我说:“你怎么?哪么大的个子提不动这桶水?我在你那么大的时候,每天井上挑水。”他问:“你们没有自然水?”我说:“那时候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叫自然水,你们生在现在这样的好时代,唉!”我也只能叹息。叹息他们这一代没有受过苦,当然也不知道什么是甜,什么是干活挣钱,什么是养家糊口。我父辈他们这个岁数已经在外糊口养家了。《红灯记》里李玉和唱: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”那个年代确实如此。

    父亲说过,他十四岁的时候,个子就长的老高,像个十七、八的小伙子。因为家里穷,就去八里地外的一个有办法人家当掌边,也就是给那些有钱的户口扛长工。农忙时在地里干活,冬季农闲时赶牲口拉粪,也到十几里外的神山头小煤窑拉煤。拉煤是很辛苦的,每天鸡叫头遍饱牲口,自己热点剩饭吃,鸡叫三遍顶着满天星星就出发,到了煤窑上天刚大亮,将拉煤车停好,等着排队装煤。那时候的煤窑都是原始的人力作业,煤窑的竖井十几丈深,全凭六个人搅着辘轳往上提煤,每次只能提一篓,也就是现在的50公斤,一车只能装四篓,还得等,有时等一车煤要大半天,甚至到下午才能等上一车煤,回到家已经是星星满天了。为了早点装上煤,有时给管场的人送上一袋旱烟抽,有时宁可自己挨饿也要把带的玉米糠面饼子给人家吃。有一次那个领头搅辘轳的人看着我父亲,上下打量了一下说:“小伙子,如果你一个人能搅上一篓煤,就白送你一车,还让你就先拉上煤走。”我父亲一听,估量了一下,又看着他们搅了两篓,说:“试试吧。”煤窑上的搅辘轳那六个人就一齐停下来,把辘轳让给了父亲。待煤窑下边的人传上信号后,父亲就开始搅辘轳,他憋足了劲把辘轳搅得飞转,简直看不清辘轳的转速,那六个搅辘轳的看得目瞪口呆,拉煤的也看得入了神,都没有料到这个小伙子能有那么大力气,能把辘轳搅得飞快,更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辘轳搅这么快。待到绳子把辘轳缠到一多半的时候,辘轳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,父亲开始用力一圈一圈地搅。“能看到煤篓子啦!”在旁边观看的人喊了一声。这时候的父亲已经是满头大汗,辘轳转的速度更慢了,搅辘轳的姿势也不一样了,往下搅时他双手用力使劲地往下按,摇把往上时他用肩膀扛着向上顶。旁边的同伙看到他已经快使尽了力气,煤篓子也即将提到地面,想帮他一把,说:“搭一把手吧?”他示意不需要,一篓煤终于提上了地面。他这时已经是汗水把棉衣都浸透了。煤窑上那六个搅辘轳的都说:“好样的!小伙子,有种。”同去拉煤的把干粮也让他吃。煤窑上的管场的也吩咐其他拉煤车让开,先让我父亲的几辆牛车装,他的车不但装的满,炭也多装了许多。那个时代拉煤不过嗙,也没有嗙,全凭管场的一句话。那天他的拉煤车队像打了胜仗似的,早早地凯旋。东家听说此事后,将那一车煤钱也犒赏了我父亲。从此,我父亲的名声大震,方圆好几家的东家,都来向我爷爷挖墙角。

    时隔多年,我也十四岁那年,我父亲赶着社里的骡子给队上拉煤。有一次在家吃饭,父亲把脚烫伤了。我只好顶替父亲赶车拉煤。我那时个头不大,也没有我父亲那样的力气,和我一同去拉煤那几个叔叔非常照顾我,去时让我坐在车上,并教给我赶车的知识,什么是“得得来来”等等。头一次拉煤回来,父亲关心地问长问短,话题就谈到辘轳上了。他说:“我十四岁那年一人能摇起一篓煤,哪是我每天干活练出来的力气,拉煤时看他们搅辘轳,看来看去也发现了一个窍门,就是辘轳的绳要比煤窑长几丈,开始摇辘轳时,把辘轳转得飞快,那是辘轳空转,利用辘轳的空转惯性也能把煤篓往上提不少,再以后就是凭自己的力气,这样才能把煤摇上来。我就这样赚煤窑上一车煤,还落了个有力气的名声。”

    第二天,我继续替父亲去拉煤,到了煤窑上,又特地在井口看了大半天,黑洞洞深不见底的井口,一人高的辘轳,胳臂粗的井绳,沉重的辘轳坨,六个年轻人在搅着辘轳。我想也不敢想,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能从煤窑下把一篓煤搅上地面,那是需要多少力气,多大胆量,多高智慧。这时,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、那么的微不足道。后来,父亲的力量一直在影响着我,初中毕业后,我也挑大粪,一次能挑三桶,秋天往回挑玉米,一担也挑150斤,但还是没有父亲的力量大。可是我总是在学习着父亲,生怕别人说,某某的儿子不如他父亲。

    如今,我也成了爷爷,孙子的力气到底有多大,也不知道,因为所有的煤矿都没有辘轳了。孙子们只知道汽车能拉煤,做饭有煤气,取暖用暖气,牛车拉煤在他们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(五一劳动节献给劳动了一生的父亲) 

    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