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老农会的四个儿子 (散文)  

2011-04-12 10:24:0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爷爷是老农会,他有齐刷刷的四个儿子,和他一样的火爆子脾气。淮海战役时,上面动员参军,他二话没说就把四个儿子一齐送到村公所。带兵的一看就乐了,四个小伙子都是好样的。一问老四,年龄太小才八岁,个子也没有炮弹高,第一个被刷了下来。第二个被刷的老三,他腿上有毛病,参军就要行军打仗,腿不好也不成。老二第一个被挑上了,老大也被挑上了。不过老大没有上前线,因为老大会一手木匠活,就去了兵工厂做炮弹箱。

老二在刘邓大军里,冲锋陷阵,打了淮海打西南,打了老蒋打土匪。全国解放后,在四川宜昌学习,领导问他:“大个子你要干什么?”他说:“我是个老百姓,没有仗打,就回家种地。”部队领导见他执意要回,就让他转业了。老二回村当了党支部书记。他要把村上的街修的宽一点、直一点、光一点,像成都的街一样。他说干就干,每天鸡叫起来,就拿着广播筒,催促大家起床上工。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。第一个遇到的是他哥的地基石。他老哥不让动,也不准用。他火了:“哥,你这根基石,妨碍通街,你让动也要用动,不让动也要动。不能因为你,咱村就通不了街。村上的老百姓可都看着咱们。”哥说:“说下龙天表,也不行,这是我花了三石小米买的。”哥俩就一声比一声高地干了起来,谁也不相让,村里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。老二见来硬的不行,就软了下来,几乎是哀求老哥:“哥,我是支书,为了我,也为了村上,你行行好。要不,咱村什么时候才能有条像样的街,乡亲们都看着咱们哩。”他哥弟们都是些吃软不吃硬的汉子,哥经不住老二说好话,再没说别的,扛起铁撬把地基石给挑了。村上的其他人看着老二的哥哥都这样了,看自己有妨碍通街的地方,都挪的利利落落。铺街的那年头不像现在一样有水泥和沥青,只有老百姓的土办法——砖头拌石灰,用小木板子拍,拍的光光的。老二亲自烧石灰,捣砖头,砖头搅石灰,硬是把村上的街铺的像模像样。这条用砖头石灰铺成的街,平时走的舒心,秋天能晒粮食,一箭双雕,反正那时候也没有汽车,也出不了交通事故。乡亲们说:“老二是给老百姓办事的人,像共产党的干部。”

老三腿上有毛病,也不识字,种地却是把好手,就让他当了生产队长。从此,他早出晚归,为队里的事忙活。我初中毕业那年在家种地,锄苗的时候,我锄过的草,没有几天就又朝气蓬勃地长了起来。他回到家见了我就骂,骂了个狗血喷头,吓得我几天不敢见他的面,只好乖乖地重新返工。后来,队上的社员和我说,在老三队长手下干活,是充不了马虎眼的,轻的返工,重的扣了工分还得返工,当时队里流行的口头语说:“返工不算工,做的义务工”。秋天下来,他领导的那个生产队里的老百姓,就没有一家再吃糠糊饭了。全村人都对老三刮目相看,大家就选他当劳动模范。公社书记让他上大会交流经验,他说:“当队长没有什么经验,只有三不哄,不哄地皮、不哄上级、不哄肚皮。”下面的人哄堂大笑。公社侯书记示意大家不要笑,他为老三作了注解:“老三没有文化,但说的很有水平,第一是不哄地皮,这是基础,种不好地,你怎么交公粮?这就是不哄上级。种不好地,社员吃什么?吃不上怎么种地?这就是不哄肚皮。三哄问题就是一个生产队长主要责任。你们常说,人哄地皮,地哄肚皮。老三就解决了这个问题。现在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,老三虽然没有文化,他可就是活学活用了毛主席的哲学思想。”年底,老三出席了县里的劳模大会。回来,公社征求老三的意见,愿意不愿意入党。老三说:“我早就想入,就是不会写申请。”他让我为他写了份入党申请书,他就入了党。

老四淮海战役时没有参了军,解放后却圆了他的参军梦,又入了党。复原后到了太钢财务科,六二压又回村种地,落实政策还是端上了公家饭碗,一切都是平平常常。退休后的一个中秋节,单位为退休人员发过节的费用,上面按每人500元钱计发。后来却有人送来购物券,他拿到购物券去领东西,回到家一计算,这东西比市场上的价格高了不少。他搞了一辈子会计,什么东西他都要算账。因此,他在家就骂开了娘:“共产党的天下硬是让这帮子混蛋给搅黄了,大混蛋吃大回扣,小混蛋吃小回扣。我就不信这中秋节的月饼也要让小子们咬一口。”他老婆在一旁说:“就是这种风气,人家都不吭气,就咱头顶搁不住米壳,随大流吧。不要去惹人,抬头不见低头见,没意思。”他说:“球!我还是共产党员,我不能看着搞腐败的搞到我头上,大家都不吭气,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人还活不活了。”他拿着那张购物券,一家一家地说明情况。最后,硬是逼着把购物券退了,每人还是领了500元钱,各自随心所欲地购买着中秋节的物品。

老大没有随兵工厂走,他总觉得还要种地踏实。他奉行的是:“赌博钱是尿泡脸,生意钱是六十年,种地钱才万万年”的古训。大跃进时期,村村办大食堂,他会打算盘,大队就让他当了事务长。那个时候正是低标准、瓜菜代、每天吃的糠糊饭。他当事务长也是和老百姓一样排队打饭。一天他在家病的起不了床,他让女儿在食堂打回了糠糊饭,勉强吃了一点。大食堂的大师傅知道后,特地为他做了点片汤,给他送去。他很感激不尽,却说:“我病了,你给我做汤面,别人病了你也给他做汤面?咱们食堂二百多号人,你能忙过来吗?现在是非常时期,白面又是从粮站弄的那么一点点,是让待客用,当事务长怎么敢搞特殊化。共产党的三反五反捉老虎你不害怕吗?我害怕。”大师傅听了只能说:“事务长病了喝点汤面,谁也不会说什么。”出了门大师傅还嘟囔:“没有见过这号人,你又不是共产党,你那么直气图个啥?”他在病床上叹了一口气:“唉!我现在虽然不是共产党员,但我还是共产党领导的老百姓。”他病好后在食堂和大师傅们说:“我当事务长和你们一样都是老百姓,大家都在过非常时期,我们在食堂做饭这糠糠菜菜能填饱肚就比大家强多了。如果明天队长不让你做饭,你就和大家一样挨饿。毛主席在北京还带头不吃猪肉,咱们也知足吧!”老大领导的这个食堂在全村四个食堂是办的最好的食堂,一直到食堂解散,也没饿死一个人。老大临终的时候才对儿女们说:“我也是共产党员,是兵工厂走时,兵荒马乱的没有把组织关系转回来,这是我一生的遗憾。但我一生没有做过对不起共产党的事。”

老农会的四个儿子就是我的父亲、二叔、三叔、四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