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寸洞人

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三上云峰寺(散文)  

2013-09-04 10:58:1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云峰寺是陵川十大寺院之一,离县城南十公里,雄居九光姬丞岭上。我南屋奶奶的娘家就是九光,她在院子里常常说起那里的事,不过她不说云峰寺而是说姬丞岭。在潞城一带人们不知道那里是云峰寺、却知道姬丞岭。至于为什么叫姬丞岭,是因为东汉姬广丞相有关。当地老百姓不管那些事,只知道每年六月十九是观世音菩萨的成道日,云峰寺为菩萨唱戏。有大戏就有庙会,赶会的人熙熙攘攘,卖东西的接踵比肩。那一天,方圆十几里上庄下邻的老百姓都要上云峰寺赶会,到佛菩萨像前上香,求菩萨保佑平安。还要看场大戏,末了买个烧饼回家,就是最大的收获。我小时候感到姬丞岭是一个神秘的不得了的地方,我砍柴到了山头上,也能看到姬丞岭上影影绰绰的庙宇、郁郁葱葱的松林。八月中秋节从潞城砦皮山头上向姬丞岭望去,山坡上晒的麻,一溜一溜的,煞是好看。那里流传着这样的谚语:“九光的好麻场,石掌的好庙堂,天池的好姑娘”。这里的山坡上白草成片,沤出的麻晒在草上沾不上灰尘也染不上泥,晚上露水一洒,晒干以后剥出的麻皮白晶晶的,很受供销社欢迎,老百姓也能卖个好价钱。石掌的庙堂是指玉皇庙,现在是国保单位。至于天池的好姑娘,我念高小初中时,有几个天池读书的姑娘个个都是水灵灵的。

在上郊念书时,我终于有机会去了一直想去的姬丞岭,进了神秘的云峰寺,但不是去旅游,而是去担砖。寺庙里的砖一个足足有八斤重,我年龄小个子也矮,只能担四块。那时候寺庙杂草丛生,显得十分荒凉,阴森森的挺瘆人,也生怕有什么妖怪跳出来。断垣残壁倒还有一人高,也能看出原来的规模。那里没有人管理,于是校长就让学生去姬丞岭担砖,一来学生的劳动课,有课可上,二来节约开支,一举两得的事在学校看来是很划算的。不过我心里倒有点惶惶不安,生怕神仙怪罪我们,一直到我们学校修缮完毕,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。可能是佛菩萨也知道,那个年代的人没有受过传统文化的教育,也就不怪罪我们这些小孩子。从现在的观点看,寺庙是学校,我们学校也在庙里,寺庙的砖修了庙里的学校,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,没什么大错,反正都是教育人。大跃进年代讲又红又专,红就是道德,专就是业务。而是用云峰寺的砖修缮了关帝庙的学校,佛菩萨和关老爷他们都是一家人,(关云长在佛教界称伽蓝菩萨)他们之间是很和谐的,又是同一个目标教育人。所以我们那一期学生在社会上个个都出人头地。后来就有人说,上郊关帝庙那一期学生真了不得,关老爷的门下真是:强将手下无弱兵。

五八年上郊修水库,我们学校排练文艺节目,县文化馆的老师负责编排。那个优美的旋律,令我记忆犹新,至今还能哼得出来。唱词也记得清清楚楚,第一段是“廖东河呀宽又长,弯弯曲曲向前方,年年下雨年年流,廖东河两岸遭灾殃。”最后一段是“廖东河呀宽又长,两岸人民幸福长,感谢领袖毛主席,感谢伟大的共产党。”我们在每星期两节劳动课里也参加了修水库,那个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,真使我们青春的心激动得都要跳出来。水库蓄水以后的,姬丞岭就有了灵气,湖光山色把姬丞岭衬托如仙境一般,姬丞岭山坡那八个“百年大计,质量第一”的大字,倒映在水库里,随风荡漾,令人时时想起,那个火热年代的人是多么的伟大。

几年前,佛教界有人要修复云峰寺。我问,哪是云峰寺?人家说,就是九光姬丞岭那个云峰寺。我才知道,原来我南屋奶奶说的,她娘家九光山上的庙就是云峰寺,而且进一步知道云峰寺是陵川十大寺院之一,姬丞岭也叫兴龙山。那天下午我随他前往云峰寺,首先路过的是七眼井,这七眼井分布在姬丞岭山脚下的两块地里,排列的方位好似北斗七星。九光人说,这叫七仙女井,不管天有多旱,井里的水从来未有乾过,无论多少人吃用,这里的水都是一个水位,井里的水甘甜甘甜的,喝一口沁人肺腑。再往前不远有个土地庙,庙里当然有山神土地,令人不可思议地,还有一个蚂蜂窝也和土地爷同居一室。可见土地爷真是大度能容。我们一行几人都怕蚂蜂,到了此地也只好躲闪着硬着头皮往前冲,无奈何蚂蜂兵多将广,还是袭击了我们,人不犯它,它也犯你,一半人都被它螫得呲牙咧嘴。有人说:“这是唐僧取经要遭的第一道难,到了云峰寺,佛菩萨就能给我们把毒全部拔出来。”大家一听劲头就上来了,一齐向云峰寺奔去。当时的云峰寺,只有原来的根基还在,大雄宝殿也是当地的信众,在两个山墙櫈了根檩条,摆了红瓦,中间供了尊佛像而已。我们刚刚准备看看姬丞岭这块风水宝地,天上就乌云密布,接着电闪雷鸣,密匝匝的大雨直落下来。我想:这样的雨是不会很久的,可天不是人想的那样,大雨转成小雨还是下。我们没有办法,有人提议,反正是没事,我们也打坐吧。我还没坐够五分钟,心就被天上的雨牵去了,怎么也拴不住心辕马意,一直想:如果下到天黑,我们怎么下山?山下又是泥泞的土路,车怎么回去?与其坐不住,还不如站起来看看雨中的姬丞岭。岭上的青松被雨洗过后,青翠欲滴,院子里的雨水沿着廊街向山下流去。向西面望去,上郊水库的水面上密密麻麻的的涟漪一圈套着一圈,不时还冒出水泡。那条小木船孤零零的在水库边横着,那个样子和诗里面的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形容的一样,只不过这不是野渡是水库,“水库无人舟自横”也是一样的,都能给雨中的云峰寺增加一些诗情画意。如果再有人在小木船上戴一顶斗笠,披一件蓑衣,站在船头,就是:“孤舟蓑笠翁,独赏云峰雨。”这幅渔翁独钓就是一幅美轮美奂的国画。可惜我没有拿照相机,即使我当时有照相机,也没有渔翁,因为这是我的想象幻觉而已。雨终于停了,已经是晚上10点了,我们迫不及待的,深一脚浅一脚地互相搀扶着下了姬丞岭。

去年老吕又邀我六月十九上云峰寺,那天接我的车,天蒙蒙亮就到了姬丞岭脚下,从山下往上看,云峰寺云雾缭绕时隐时现,上到山顶正赶上日出。东方的彩云红彤彤的,太阳刚刚露出一点,便是云蒸霞蔚。太阳在云雾中冉冉露出了圆圆的金色脸庞,林中的百鸟便热闹起来,像是为太阳唱迎宾曲。我见过泰山的日出,也领略过王莽岭的日出,云峰寺的日出却是别有一番风情。佛是讲平等的,太阳也没有私心杂念,到那个山头看他都是一样的。只是讲天时地利人和而已。云峰寺和以前是不一样了,有了观世音菩萨殿,有了两个斋房,大雄宝殿仍然还是那样,里面的佛像却是金光闪闪巍峨庄严。《王莽岭志》介绍了这里许多的景点,《马武寨传奇》演绎了这里许多美好的传奇故事,这里依然是藏在深闺无人识。只有老吕夫妇在做这件事,他拿出云峰寺远景规划图,真是令人大开眼界。这真是人在做,天在看。我相信云峰寺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佛光普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